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剃頭記

剃頭記

2020-06-13 20:31:26 來源:諸城新聞網
記憶深處有深情


  鄉愁———只要放入一點點鄉愁的酵母,它就會迅速膨脹,在記憶的深處凸顯出來,越來越清晰。 
  剃頭記———四十多年過去了,母親也已經去世十年了,我仍然懷念著她的剪發手藝和那剪子的“嚓嚓”聲,也記著父親用刀子給我剃頭的痛苦。 
  淇河的記憶——我小的時候,淇河兩岸是茂密的原始森林,淇河就像一根銀色絲帶,從色彩斑斕的林中飄然而去。 
  
  

李宗榮

 
  現在的孩子從小就知道到理發店理發,甚至理個“靚酷頭型”,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有幾個孩子見過理發店?我這個農村娃都十幾歲了,還是由父親用剃頭刀子給我剃,雖然剃之前父親把刀子磨了又磨、鏜了又鏜,但貼著頭皮往下刮時,還是生痛,直痛得我縮著脖子,呲牙咧嘴,既不敢出聲也不敢動,一動就要割破頭皮,只有一動不動硬挨著。即便那樣,由于父親手抖或注意力不集中而被割破頭皮出血的情況也時有發生。那時我心想,以后再也不理發了,要是個女孩多好,扎辨子不用理發。后來,每當頭發長了父親要給我剃頭時,我都再三推辭,找尋各種理由,東躲西藏,別別扭扭,一拖再拖,為此,屁股上不知挨過多少巴掌。
  有一年快春節了,父親又要給我理發,冬天天氣寒冷,我更是不情愿,就跑到場院的草垛里藏起來。父親找了好半天才找到,并哄著我說:“好孩子聽話,咱總不能頂著長毛過年,那樣人家笑話。今年過年我給你做上新衣服,買上新鞋新帽子。”聽了父親的許諾后,我才順從地把頭剃了。
  十二歲那年,我上小學四年級了,已經有了美丑意識,見個別同學到理發店理發,理的發型叫“分頭”,比起我的“和尚”頭要精神漂亮多了,我再也不情愿讓父親用刀子給我剃和尚頭了。壯著膽“抗議”了幾次,可都沒能成功,父親過“日子”,舍不得那幾角錢,氣得我偷偷哭。
  母親理解我的心思,悄悄地看了我幾個同學理的分頭頭型后,一向心靈手巧的母親就把分頭的樣子記在了心里,哪里該長,哪里該短,怎樣過渡,都已心領神會,記在心里。當我頭發又長長了時,母親說:“以后我給你剃,也剃分頭,咱不用推子,用剪子,不再遭那個罪了。來,坐下,娘給你剃!”母親就用梳子梳理著,小心翼翼的,一剪子一剪子地剪著,剪幾下,尋思一會,端詳一下,生怕剪過了剪不好。我老老實實坐在凳子上,任母親一剪子一剪子地施展手藝,我聽著那很有節奏感的“嚓嚓”剪刀聲,就像欣賞好聽的音樂一樣,心里舒服極了,慢慢地便睡著了。夢中,同學們對我的分頭贊不絕口,羨慕不已,我正在夢中欣喜不已的時候,聽到母親一聲“好了”。我忙跑到屋里拿過鏡子左照右照,挑不出一點毛病,我激動地摟住母親的脖子大聲地說:“娘,你比理發店理得還好呢!”
  從此,我再也不用為剃“和尚”頭而苦惱了,再也不用遭挨刀刮的罪了。當我昂首挺胸來到學校,用手捋一下頭發時,老師和同學們都夸我的發型好,紛紛問我在哪個理發店找哪個師傅理的,我驕傲而又賣弄地說:“不告訴你們!”那個得意勁就別提了。
  在小學的后兩年和初中的三年間,母親成了我的“專職理發師”。別看她用的是裁衣服的普通剪子,但在她手里剪起頭發來,卻格外好使。
  1976年秋,十八歲的我高中畢業參加了工作,從那時起,我就再沒有機會讓母親給我理發了。四十多年過去了,母親也已經去世十年了,我仍然懷念著她的剪發手藝和那剪子的“嚓嚓”聲,也記著父親用刀子給我剃頭的痛苦。
  (作者地址:桃園生態經濟發展區)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李知曉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地址:諸城市和平街173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