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新聞 > 諸城 > 熱點專題 > 王盡美:“打爛舊世界,民族才振興”

王盡美:“打爛舊世界,民族才振興”

——王盡美始終關注勞苦大眾,身先士卒,沖在一線組織工人運動,“投身工人為冶鐵學徒,晝作苦力,得閑便向工人宣傳”。他“以一‘工錢奴隸’,赤手空拳與工頭、廠長、工賊、軍警等搏斗,歷盡人生未有的苦痛”。病危時,他立下遺囑:“全體同志要好好工作,為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和共產主義的徹底實現而奮斗到底!”
2021-03-23 09:00:24 來源:大眾日報

“貧富階級見疆場,盡善盡美唯解放。濰水泥沙統入海,喬有麓下看滄桑。”原名王瑞俊的他,改名王盡美,時刻提醒著自己為實現共產主義理想而行動,不惜獻身。


■ 周末人物 紅色記憶·不忘初心 

  
 □ 本報記者 盧昱 楊國勝 本報通訊員 呂光玉 徐春光

  1921年7月,一位大耳朵、長方臉、細高挑兒、綽號“王大耳朵”的山東漢子穿梭在濟南的學校、工廠之間,為參加一個秘密會議作準備。他是王盡美。這月中旬,他與鄧恩銘一起,從濟南南下上海。
  在上海望志路106號,共產主義小組代表們從五湖四海走到這個紅色起點,成立了中國第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。之后,王盡美與信仰共產主義的同志們共同登上嘉興南湖的紅船,棹槳搖出一個嶄新的世界。
“貧富階級見疆場”

  從上海回濟南后,王盡美作《肇在造化——贈友人》詩一首:“貧富階級見疆場,盡善盡美唯解放。濰水泥沙統入海,喬有麓下看滄桑。”原名王瑞俊的他,改名王盡美,時刻提醒著自己為實現共產主義理想而行動,不惜獻身。
  閱盡滄桑自在身。“120年前的6月14日黎明,天微微亮,王盡美出生在諸城市枳溝鎮大北杏村(時屬莒縣)一戶佃農家中,他對底層民眾的苦難有著天然的同情,富有民族反抗精神。”諸城市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李海濤介紹道。
  100年前的4月,王盡美懷揣改造社會的理想,背井離鄉考入山東省立第一師范學習,試圖尋找教育救國之路。此時,中國的思想界在醞釀著一場風暴。1919年,五四運動前后,各種新思潮如雨后春筍,進步知識青年的思想在急劇地變化著。
  1920年春暖花開時,王盡美加入了北京的“馬克思學說研究會”,被發展為外埠通訊會員。這是他人生道路上一個重大轉折點,意味著他確立了共產主義的信仰。
  之后,王盡美參與組建了濟南的“康米尼斯特學會”和“勵新學會”,積極研究宣傳新思想、新文化。王盡美懷揣著《共產黨宣言》中文首譯全本,反復鉆研,逐步掌握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武器。
  1921年4月15日,“勵新學會”的刊物《勵新》第五期刊登了一篇文章,提出了要學習十月革命,舉行罷工,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等。王盡美稱作者收回勞動者權利的主張是“山東勞動界中之先覺者”,并指出,“少數覺悟者,不得不先盡傳播醞釀的責任。一俟時機成熟,我們的理想自能一蹴而就”。
  1921年5月,成立不久的中共山東早期黨組織建立了濟南勞動周刊社,在《大東日報》的副刊上出版了《濟南勞動周刊》。王盡美作為主要成員之一,為喚醒苦難中的民眾而積極奔走。
  正如王盡美起草的勞動周刊出版宣言中所稱,創立周刊社、出版周刊的目的是“促一般勞動者的覺悟,好向光明的路上去尋人的生活”。那么,勞動者怎樣才能覺悟呢?光明的路在哪里呢?怎樣才算得上是人的生活呢?周刊社提出了“增進勞動者的知識”“提高勞動者的地位”“改造勞動者的生活”三大方針。
  與此同時,王盡美走進津浦鐵路濟南大槐樹機車廠、魯豐紗廠的工人之中。在他的親自指導下,1921年6月上旬,津浦鐵路大槐樹機車廠工人俱樂部成立,這是山東省第一個具有工會性質的組織。隨后,在北大槐樹和中大槐樹,他倡導辦起了四處工人夜校,吸收300多名進步工友參加。
  思想的痕跡總在時代的前行中露出端倪。“王盡美自初步確立了救民于水火的民眾觀后,在思想和實踐中,經過了由改造鄉村教育和師范教育、提高平民的知識,到創辦報刊和到工人中去、‘促一般勞動者的覺悟,好向光明的路上去尋人的生活’這樣急劇的變化。這一劇變,表明王盡美始終關注勞苦群眾,并且他救民的方式是付諸實際行動。這從他身先士卒,一直沖在一線組織工人運動就能體現出來。這與共產主義的革命觀相契合,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他對共產主義的信仰選擇。”李海濤分析道。
“工人站起來,革命打先鋒”

  參加完中共一大,王盡美、鄧恩銘從上海帶回一些有關馬克思主義的小冊子,以及馬克思、恩格斯的相片、紀念章等。這些珍貴的物品很快地被青年人搶購一空。
  回到濟南,王盡美重新投入喚醒勞動人民的戰斗中。早在1919年五四運動期間,他就為農民創作了一首小詩:“窮漢白勞動,財主寄生蟲;貧窮并非命,世道太不公;農民擦亮眼,革命天才明!”
  是啊,只有革命,無產階級和人民大眾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。一大結束后一個多月,王盡美和鄧恩銘在濟南建立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。為向不同群體宣傳馬克思主義,王盡美又創作了四首詩:“工人白勞動,廠主吸血蟲;工人無政權,世道太不公;工人站起來,革命打先鋒!”“店員白勞動,財東吸血蟲;人窮并非命,世道太不公;工商聯合起,革命無不勝!”“反帝反封建,五四大運動;打爛舊世界,民族才振興;同學快覺醒,革命學列寧!”“小兵死千萬,大官立了功;為何打內戰,道理講不清;槍口要對外,反帝是英雄!”
  “王盡美的呼吁,涵蓋了工、農、商、學、兵,革命的道理簡潔有力:無產階級要聯合起來鬧革命,砸爛枷鎖,推翻地主、資本家的反動統治,才能獲得新生。”李海濤分析道。
  戰斗更得講求策略。那時的黨組織尚在秘密階段,很多活動在地下進行。當時,育英中學的學生周仲千是“勵新學會”的積極會員。他曾在王盡美的安排下化裝冒充省議員,到督軍署內散發宣傳冊。
  1921年夏末,為瓦解當時的反動軍隊,王盡美編了一本名為《一個兵的談話》的小冊子,大意是反對軍閥、內戰,啟發教育軍人不要為軍閥賣命。里面有這樣的話:“小兵死了千千萬,都是死在打內戰,自相殘殺,何等悲慘!千萬軀體成炮灰,千萬生靈成鬼魂,千萬紅顏入春夢,千萬白發依閭門。”
  為直接向廣大士兵揭露軍閥的反動本質,王盡美看周仲千平日有點兒膽量,又會點兒武術,決定讓他把一些小冊子送進督軍署里去。
  王盡美讓周仲千穿一件羅漢大衫,戴上一頂臺灣草帽,腳踏皮鞋,架上墨晶眼鏡,扮作省議員模樣。“大家叫我走到督軍署大門見到守衛的士兵,就說是要見軍長田中玉,還教我表演了幾遍。”周仲千回憶說。
  當天中午時分,周仲千大模大樣地走到了督軍署大門口,有四個士兵分列在兩邊站崗。一個班長聽說他要見田軍長,便一擺手,示意讓他進去。他快步越過大門里的影壁,向左一轉,走到花畦邊小松樹跟前,一弓腰把隨身帶來的一些小冊子拋到樹下,轉身就往回走。走到大門口時,他對站崗的說了一聲“田軍長不在屋”,便揚長而去,疾步奔回了齊魯書社。
  “等脫下羅漢大衫,才察覺到出了一身大汗。我把情況向王盡美同志匯報以后,他稱贊我干得出色。我自己也有一種勝利完成任務后的自豪之感。”周仲千說。
中國勞動運動之曙光

  “1921年下半年我到達濟南,繼而由王盡美陪同一道前往淄博。我們深入淄川、博山工人區考察當地礦山等產業工人生活情況,物色人才,研究開展工會活動,建立黨、團組織,并了解了一些有關事項。那時,天氣已冷,工人住在地屋里,只有少數的能穿上破爛的棉衣,生活很苦。王盡美同志每到一地都積極向工人宣傳馬克思的學說和理論。”中國共產黨創建時的黨員、早期著名的工人運動領袖羅章龍曾回憶道。
  行動派向來干脆利索。在今淄川區洪山鎮馬家村村委會所處的院落中,幾間老屋,兩處廂房,看似尋常。1922年6月初,從蘇俄回國不久的王盡美第二次來到淄博礦區,再次被工人的悲慘生活刺痛。為躲避資本家的耳目,他悄悄穿過一片墓田,進入馬家村,來到了這個小院兒。
  這個院子,當時是淄川炭礦工人機器圖算學校,1919年由淄川炭礦機器工人許鴻賓等為首成立,設有機械、繪圖、算術、語文等課程,參加學習的多是青年技術工人和工人子弟。
  王盡美來到這里,以講課為掩護,組織工人運動。當時的工人運動,主要是結義、結伙、幫會等原始組織形式,還沒有明確的階級意識。在院內北邊的一排房屋里,王盡美召集工人們開會,每次到會礦工有四五十個人。
  這座老房子今天看起來略顯破舊,當年卻常常傳出來要團結、要革命、要解放的聲音。王盡美還將寫給工人的詩句,按《蘇武牧羊》的曲調,編了歌謠,在工人中傳唱。為讓礦工們更直接地了解組織工會的目的,王盡美在礦工中散發了《勸工友們速來入會》的傳單,明確提出,“工錢若不夠底(的),我們就設法叫廠主加。生活若沒樂趣,我們就辦個俱樂部,大家進去樂樂。總而言之,我們只要團結起來,什么事也好辦。”
  數百份傳單在“煤黑子”們一雙雙手中傳閱。1922年6月25日,來自淄川、南定、西河一帶的煤礦工人代表在馬家村機器圖算學校院內,召開了礦業工會發起會。會場布置簡單,正面懸一塊大黑板,講壇前面一方桌子當講臺,左側為書記席及簽到處,其后整整齊齊排著數十條長凳,為代表席。尚未到開會時間,而代表簽到者已達250余人,后來者卻因地狹人多,擁擠不堪,竟不能到前面簽到。
  “會場上僅有一所小房子,而到者數百人之多,不但沒有那許多座位,就是站著也擁擠,又兼之暑氣熏人,會員汗流浹背,開會時間延長三小時之久,不但秩序始終如一,并且有疑問就起立質問,有意見就起立發表,那種活潑而沉靜的精神,真叫我們佩服煞。”會后,王盡美撰寫了《礦業工會淄博部開發起會志盛》一文,記述了這次大會召開的盛況。
  會上,工人代表們消除了之前的意見不一,踴躍發言,揭露資本家的剝削,交談今后斗爭的打算。會議選舉成立了淄博第一個工會組織——山東礦業工會淄博部,通過了工會章程,老工人陳錫五當選為主席。在成立大會上,淄川礦工第一次喊出“團結起來,組織起來,反對資本家的剝削與壓迫,爭取自身解放”的口號。
  在這座舊房子里,王盡美發表演講,聽眾無不動容,鼓掌如雷。當晚,王盡美徹夜不眠,揮筆記錄當時的場面和心情,熱情贊頌淄博礦工的新覺悟,稱贊礦業工會淄博部的成立是“中國勞動運動之曙光”“山東勞動界空前之盛舉”。
  見證過十月革命后蘇俄社會主義建設欣欣向榮景象,王盡美在淄博的小屋里看到了山東的光明:“勞動運動的新潮,中國比起各國來已顯落后又落后了,尤其在中國北方的山東省,更是長夜漫漫,不見一線曙光,又誰知底層在黑暗勢力之下的礦工隊伍里,竟于不知不覺之中發生此空前盛會,真令人驚異!真令人佩服!我們歡樂到無所置詞了,只好表示一百二十分的誠意,歡呼:山東礦業工會淄博部萬歲!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!”
  “無情最是東流水,日夜滔滔去不停。半是勞動血與淚,幾人從此看分明。”從淄博回到濟南,王盡美寫詩言志,進一步表達了要喚醒勞動人民,大家一起起來革命的決心。在當時,行動派的他已認定馬克思主義的革命道路是中國人民的必然選擇。
“歷盡人生未有的苦痛”

  “1922年七八月份,我到上海勞動組合書記部開會,王盡美同志也到了上海。他主動提出到北方區委工作一個時期,說要鍛煉鍛煉。我當時想,他是山東的領導人,山東離不開他,他不能放下這么重要的工作崗位到北方區委來。可他堅持這個主張。后來中央、北方區委和我也就尊重他的意見,都同意了。他到了北京,我的意思是推薦他負責北方勞動組合書記部的工作,但他不同意。他說,我在這里當戰士,做基層戰士的工作。這樣就讓他當了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副主任兼秘書。”羅章龍曾如是回憶。
  到基層做戰士,是王盡美對自己的要求。在參與指導北方勞工運動中,他主要領導京奉鐵路和開灤煤礦的工人斗爭。
  1922年8月,北方分部任命王盡美為京奉鐵路特派員,負責領導京奉鐵路工人運動。北方分部主任羅章龍這樣記述了王盡美的工作:“盡美時方在京奉路山海關獨當一面工作。該地為關內外出入要站,國內戰爭必爭之地,所以軍閥防御工人備極嚴密。而工人間亦幫派分歧,互為仇敵。盡美初至時最感苦悶,但遂變裝毀容,投身工人為冶鐵學徒,晝作苦力,得閑便向工人宣傳。此時盡美以一‘工錢奴隸’,赤手空拳與工頭、廠長、工賊、軍警等搏斗,歷盡人生未有的苦痛。卒運用他的智力克服一切困難,打倒許多強敵,于三個月內全體工友群眾均接受了他的宣傳,山海關工會遂在盡美領導下宣告成立。”
  接著,王盡美領導山海關鐵工廠工人成功舉行了大罷工,在京奉鐵路上揚起了第一面勝利的旗幟。山海關鐵工廠工人勝利罷工之后,王盡美與羅章龍、鄧培、張隱韜等人一起組織領導開灤五礦工人罷工,并指導秦皇島工人的大罷工。
  1922年10月23日,開灤五礦3萬多名工人同時罷工。罷工第四天,在當局鎮壓與分化下,趙各莊、林西礦出現動搖。各礦遂在沒達到罷工目的情況下陸續復工。在嚴峻形勢下,王盡美與秦皇島港口工人表現得堅決勇敢,組織紀律性強,而且在罷工結束時有計劃地組織了退卻,未遭到重大損失。英國的《泰晤士報》曾稱,“查五礦同盟罷工,以秦皇島團結最力。”
  1988年4月,在河北南皮發現了與王盡美一同領導罷工的張隱韜所寫日記。在1923年9月13日,張隱韜寫道:“北京之鐵委,自我至京,皆由盡美同志負責。近日不知中央局以若何原因將其調往濟南,以張國濤(燾)同志接辦。美兄此次之下臺,當然有種心下不快。即使再(拖)延下去,恐亦于各項事體毫無進展。但不知張兄對于北方之布置,更有若何計畫(劃)也。”
  當時,王盡美在北京任全國鐵路總工會干事,參與營救“二七”大罷工中被捕者的工作。此時,北京政府由直系軍閥曹錕執政。一片白色恐怖下,為了能同獄中同志取得聯系,王盡美喬裝成獄卒,冒著隨時都會被捕殺頭的危險,幾次出入保定監獄,把黨的關懷、鼓勵及有關指示傳達給獄中的同志,把黨準備營救的方案告訴他們,并送去一些生活用品。
  獄中同志非常激動,礙于牢籠的險惡,他們不能用更多的言語表達,只是緊緊地拉著盡美的手,眼含熱淚說:“請母親放心!”
  對于王盡美的行動力,張隱韜甚為欽佩。可對于突然的人事變動,讓他看不下去。在9月17日的日記中,他寫道:“工刊有國燾負責,鐵委則有昆弟。我因此類不光明之人兒上臺,覺進行頗有障礙,是以提議要回鄉一走。”
  同年11月1日,張隱韜接到羅章龍的來信。信中說:“……兄對北地同志失望,亦系事實使然。……而對于外來拂意現象,又何妨達觀一些。歷觀能負革命使命的人,未有不于失望中漸去求希望也。弟居此雖十分勉強,然每一念及吾人前此之辛勤,在獄同志之苦痛,遂不得不拋棄一切。至于他人進退,力能及,則勸導鼓舞之;不及,亦不便戚戚也。”
  “此信我接到之后,讀其辭而憶其旨,并回想前時之流離辛苦,已淚流滿襟矣。噫,舉大事,非有堅決不拔之志和百折不回之精神豈能成之乎?此信,真我病之藥石也。”張隱韜所讀信件的精神,羅章龍也與王盡美溝通過。
“平生志在訓迪農工”

  只是,王盡美沒有像張隱韜那樣躲回老家,而是投身到不同戰線的工作中。1923年10月6日,中共濟南地方執行委員會成立,王盡美擔任委員長兼宣傳部長。十多天后,他到青島指導黨、團工作,參與改造四方機廠工人組織圣誕會的工作。
  1936年,以晚清進士、愛國志士莊陔蘭為總編纂編輯的《重修莒志》中,有“黨員王盡美事略”:王盡美,莒縣崖頭村人。家貧苦學,弱冠入濟南第一師范。砥礪學行,殫心國事。旋同諸城王樂平游學俄國墨(莫)斯科畢業。忠于黨,總理甚器之。中國國民黨開第一次代表大會于廣州,山東代表丁惟汾、王仲裕、王樂平等六人,盡美其一也。曹吳失敗,總理北上,主張國民會議,至津臥病。先遣黨員分赴各省,宣敷政見,創國民會議促進會。盡美與閻容德、王樂平、王少文至魯,魯省成績最著。平生志在訓迪農工,不避艱阻,勞瘁過度,年未三十以瘵死。
  這段記載,從另一個側面勾勒出王盡美作為行動派的剪影。與他一起工作過的延波真也曾回憶:“王盡美同志出身佃農家庭,工作努力,生活刻苦,因經濟困難衣服穿得很簡便。我們曾為他湊幾件比較像樣的衣服,讓他到處宣傳。”
  在隨后興起的國民革命運動中,王盡美依然以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人運動中。當時,長期的奔波終致積勞成疾,他在山海關時就染上了肺結核病,到1924年10月已是肺病晚期了。
  “王盡美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,為減輕組織上的負擔,他要求回鄉養病。1925年6月,王盡美在同志們的陪護下回到了大北杏村。”李海濤介紹道。
  與以前不同的是,王盡美的長子王乃征發現父親這次回來沒有和大家一起住,而是由祖母從地主家借了一間做糧倉的小屋,放上一張床,父親就一直住在那里。后來他才知道,父親得的是一種傳染病,需要隔離治療。
  王盡美的歸來給家庭帶來了短暫的歡樂,家里人雖然四處求醫問藥,他的病情卻沒有減輕。王乃征眼里的父親已骨瘦如柴、極度虛弱了。在神志清醒時,王盡美總是喊王乃征和弟弟王乃恩到病床前,囑咐他們長大后要為窮人們辦事……
  后來,家人發覺鄉村的醫療條件太差,便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,送王盡美到青島治療。1925年7月的一天,王盡美躺在一副擔架上,由母親陪同,鄉親們抬著送到高密去青島的火車上。然而,一切都無可挽回了。在病危時,他趁神志還清醒,立下遺囑:“全體同志要好好工作,為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和共產主義的徹底實現而奮斗到底!”并過目,按了手印。8月19日,王盡美永遠離開了他曾行走萬里的人世間……
  十多年后,王乃征被人動員參加一個組織,他不知怎樣應付,便找到王盡美當年的同志、諸城老鄉王翔千。王翔千斬釘截鐵地說:“你什么組織也不要參加,還是去參加你老子那個黨。”
  薪火相傳。王盡美的紅色基因被一代代后人所繼承,他的兒子、孫子、曾孫都先后緊隨他的足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在一條光明、正確的道路上繼續不息地奮斗向前。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地址:諸城市和平街173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