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杏花淡白

杏花淡白

2021-04-16 14:27:15 來源:諸城新聞網
李宗榮


  敞開院子黑漆駁落的木門,滿院子的春光撲面而來。東墻邊那棵粗壯的杏樹滿樹繁花,蜜蜂嗡嗡嚶嚶地在花間穿梭忙碌,淡白的花瓣兒灑落了一地,如同舊日的時光和紛亂的心事。 
  我記得,這棵杏樹是我兒子滿月時父親栽植的,其意愿是人口杏(興)旺、糧有杏(剩)余。它已經在這個院子里生長了快三十年了,如今已高過院墻,虬枝蒼勁,成了這個農家小院里一道亮麗的風景。望著這一樹的繁花,我似乎看到了院子里那一串串溫馨快樂的時光在汨汨地流淌…… 
  裊裊的炊煙,勤勞的身影和婉轉的鳥鳴最先把春光引講了小院。海棠含羞,香椿萌芽,淡白的杏花綻放成一片燦爛的彩霞。和煦的陽光透過繁密的花蕾和嬌嫩的綠葉,落成一地斑駁的畫影。母雞在杏樹下刨食,小黃狗在陽光下打盹,娘在樹下做著針線,笑瞇瞇地看著孫女、孫子拿著小鏟子在鏟土玩耍。孩子們紅撲撲的小臉蛋更似那盛開的杏花,白里透紅。蹦蹦跳跳、呼啦啦又來了一群男娃女娃,手拉手在杏樹下轉圈、嬉戲。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從門洞里飄出,娘的臉上也開出了一朵花。 
  炎炎夏日,碩大、濃密的樹冠撐起一片濃蔭,幾只小鳥在密葉間歌唱。青嫩翠綠的小杏子在油亮的綠葉里探頭探腦,閃閃躲躲,如同一群調皮的娃娃。父親在杏樹下支起長桌,擺上矮凳,泡上一壺茉莉花茶,茶香飄滿院子,又從門洞里溢出,飄向遠方。望著街上過往的行人,不時招呼他們過來歇歇、坐坐,喝上一杯茶。偶有鄰居歡喜地坐在預留的矮凳上,輕輕撣掉褲腳上的泥土,端起茶水喝上兩碗,便啦起了張家長李家短、馬家小子的婚事和趙家姑娘出嫁的村中新聞。三五杯茶后,鄰居客讓著起身,父親殷勤地勸留。 
  麥收時,杏子趨于成熟,樹葉再也遮藏不住這滿樹的果實,任由過往的行人,站在樹下抬起頭挑挑揀揀地摘下一個,再摘下一個,在衣服上蹭兩下就吃,嘴里直說好甜、好甜! 
  “俺這是榛杏,能不甜么,杏核仁也能吃呢,再摘兩個給孩子吃,自己的樹上長的,不是花錢買的。”娘說。 
  “不了,改天領著孩子來吃,現吃現摘,還新鮮。” 
  一拔走了,又來一拔,直到夠得著的樹枝上一個不剩。 
  由于杏子結得多且大,有的樹枝快被壓斷了,娘就用木棍頂著,一個個黃里透紅的杏子從樹上掉落,到了該收獲的時候了。我爬到高高的樹枝上,脖子上掛著兜子,小心翼翼地往下摘,看著哪個熟得最好,摘下在衣服上蹭兩下,吃上兩個,再繼續摘。娘說:“等下了樹再吃吧,真沒出息!”我說:“娘,這叫近水樓臺先得月。”一邊摘,一邊吃,酸甜甜的杏子爽口、怡人,沁人心脾。 
  南飛的大雁從院子的上空掠過,發出“嗄嗄”的叫聲,晚秋的風為杏樹卸下了最后一片殘葉。露出了鳥兒忙碌了一個春天搭建的草窩。一個馬蜂窩吊掛在高高的杏樹梢上,隨著秋風在不停地搖擺,卻一直沒有掉下來。麻雀在樹枝上來回跳躍,嘰嘰喳喳地叫著。父親請人來給杏樹剪枝,馬蜂窩終于被剪了下來。杏樹一身輕松,在小院里放松地休眠。褐羯色、皺巴巴的樹干努力地伸向湛藍的天空。 
  四季輪回,花開花落。杏樹幾度繁華,幾度榮枯,靜默地注視著小院里的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你去他來,家道興衰。父母去了另一個世界,女兒、兒子已成家立業,回小院的次數越來越少。杏樹下再也不見了支起的長桌;再也聞不到茉莉花茶的芳香;再也聽不到父親的呼喚和鄰居的家長里短;再也看不到母親忙碌的身影、聽不到她的嘮叨。 
  杏花淡白,紛紛飄落。滿院的花瓣兒,如同一地絮語。 
  (作者地址:桃園生態經濟發展區)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  地址:諸城市和平街173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